股票配資世界里還有這事發生?

  • A+
所屬分類:股票配資


股票配資世界隨著社會的發展慢慢的變多的投資者開始投入到股票配資這個行業中來。如果經常關注配資行業的話,相信我們一定會對現在的配資行業有所了解。現在的配資行業發展的十分繁榮,吸引了很多投資者的關注。并且現如今就算沒有充足的資金,也能夠經過配資的辦法來進行投資。在許多的投資項目中,許多投資者都比較熱衷于股票。
 
股票配資世界一直都很火熱,基本我已經接待了不下二十家機構和個人來咨詢我關于股票配資的事情,緣由估計大抵是因為我是國內最早投資這個領域的人吧,2013年開始起,陸續投資一些配資公司,沒想到迎來了2014年7月份以來的大牛市,著實火了一把,我這個人很短視向來沒有大志,在我看來能拿到眼前的幾百萬,一定不要未來的幾個億,所以,差不多就陸續的都在后續的并購交易中,撤了出來,也就剛好趁這樣一個時間段來總結下我自己對這個行業的一些看法,講的不對的地方,各位海涵。
股票配資
  1.股票配資的風控問題
  我在13年7月份,在北京一個峰會上做演講,提到P2P的問題,核心弊端在于無法解決資產的風控問題,看過我文章的人都知道,我對P2P個體存活概率的悲觀一直未曾改變,只要找不到好的風控手段的東西,一旦P2P化了,壓根就死路一條,完全靠資本堆積或者團隊運氣進行維持,這種路線一定會生存下不少還不錯的P2P,但是大部分一定是死的,所以我對P2P的判斷是整體有意義,個體很悲哀,投資角度看,這種模式,真要投資的話,只能鋪開足夠的數量來投資,或者就是準備好足夠的錢,扶出一家好公司。兩種模式都需要錢,很多的錢。
  股票配資世界那之后我就在思考一個問題,到底什么資產是安全的?能否在市場上發現這樣的資產,能屏蔽風控能力的模式,才是可以被規模化和商業化的前提,我對任何依賴能力判斷的東西都一概否定,我文章提到過很多類似的說法,因為我無法判斷你的能力能否維持,也懷疑能力是否可以批量復制,所以見過很多團隊之后,基本都否定了投資,除了最早期幾個P2P,因為實在價格便宜,所以,我做了些小投資外,其他的我都屏蔽了。后來我自己整理出幾個我認為可以屏蔽風控能力的債權標的,分別是四個層面的東西。
  第一個是銀行債權,我相信在當前很長一段時間里,只要是銀行兜底的債權理論上都是可以屏蔽個人風控能力的;
  第二個是票據資產,票據資產的背后就是銀行的信用背書,可以等同第一條,而且中國擁有龐大的票據地下流通市場,也間接證明了票據資產的安全性和可靠性,但是經過仔細的研究和調研,我屏蔽了票據的資產,你們可以去看下我寫的《為什么看上去安全的票據資產會出問題》,票據的問題在于流程風險太大,這個環節就是因人而異也是無法規模化的,同時票據的收益率太低,在P2P市場無競爭力;
  第三個是政府資產,也就是后來比較流行P2G的模式,我當時的確投資了一家類似的公司,后來因為管理團隊的矛盾問題,沒有做起來,我也從頭到尾看他們鬧矛盾,也從未介入過他們之中的糾紛,每次來問我,我就說我就當虧了,你們不用管我,愛怎么辦就怎么辦?有朋友問我為什么?我說,我總共就投資一百多萬,占比也就不到10個點,我去處理他們的糾紛干什么呢?處理好了,也就是10%的股份,大錢也不是我賺的,而如果處理不好,估計還若了一身的腥,何必呢?有這個時間去介入糾紛,不如再找個好團隊繼續投資就行了。不要把時間浪費在垃圾事情上,因為你的時間和精力很寶貴,有時間浪費在垃圾事情上,只能說明你的時間不值錢,這個也是我為什么自認為很好人緣的原因,我每次坐出租車都會多給司機錢,至少十塊起步,這樣司機心情就會好很多,然后也就會降低脾氣暴躁帶來的很多不好的事情的可能性;
  第四個我認為是安全資產的就是股票資產,我2013年在港股買騰訊,當時接到一個電話問我是否要融資買入,我就問了些細節,然后想起了融資融券的業務,然后回到國內約了很多人談這個事情,發現了不少民間機構都在做這個業務。而且存活了至少十年以上,換句話說,這個業務的風控其實是被時間證明了的,而且線下某些公司交易量極為驚人,完全是大體量的業務,從我自己對金融的理解角度來看,金融的真正風險,并不是在最終的業務風險上,而在于流動性風險,流動性最好的東西自然就是有價證券了。
  股票配資世界有價證券符合幾個互聯網金融的基本要素,風控簡單直接,不需要認為判斷,到了點位直接砍倉就可以了,小學畢業就可以了,壓根不要技術含量,相比房產抵押、車輛抵押,存在的各種需要能力判斷的基礎,這個明顯風控更簡單,而且在處置上也是如此,房產、車輛的處置畢竟還是需要周期,而有價證券是不需要處置周期的隨時就可以拋售,相當的簡單。所以可以是可被標準化資產,另外一個就是金額大,我當時調研下來,整個民間的配資規模,至少在2000億左右,而同期整個P2P規模大概不到1400億,所以,我個人認為配資一定會是將來一個重要的債券來源基礎,而且我當時也寫文章提出未來P2P要縱深發展,一定會走到差異化產品中去,差異化,無非就是切入某一專業領域,形成專業性優勢,然后建立壁壘,大而全的P2P只能是大資本的天下,差異化才是小資本的機會。
  股票配資世界而就股票配資這個行業而言,最大的好處就是風險非常的標準化,對能力依賴度極低,整個股票配資的風險點其實就是兩點:
  第一個是連續暴跌超過兩個跌停板,直接擊穿,這種可能性有沒有,當然有了,但是概率并不大,但是碰到會很危險,正常的做法一般就是通過極大的做大規模,分散股票,然后來規避的,而且實踐來看一個股票哪怕跌了50%,事實上客戶的本金損失也就是不到40%左右,如此極端的情況下,還能最大程度保障客戶本金,應該是風險極小的業務了。
  第二個是停牌風險,你永遠不知道那個股票第二天會不會停牌,所以有時候一個客戶買了某只股票之后,停牌也將出現很大風險,但是這個風險跟第一個一樣,出現的概率很低,你只要在后臺設置好足夠的分散可能性,基本上都可以把風險屏蔽在一定幅度之內。
  其實這兩個風險在規模不大的情況下,其實是極大的風險點,但是在規模不斷擴大之后,你就會發現實際的風險反倒降低,確切說規模越大,意味著風險是越低的,這個判斷絕大多數都是可以下的,我自己看來為了規模這樣的一個問題,最好的辦法是自有資金還是要足夠大,盡可能的多準備些錢來對抗這種可能性,度過最危險大階段之后,也就問題不大了,這里自然衍生出要介入這個行業還是要一定的資金門檻的。
  2.配資的法律風險分析
  覺得可行之后,我就梳理了下法律風險方面的問題,發現這里面最大的問題就在于法律風險,事實上,從我個人角度來看,這個也是目前這個行業最大的問題,也是我為什么陸續退出這個行業的根本原因,但是我的思考點是這樣的,也當是我給證監會或者有關部門,一些個人的看法。
  第一個層面是存在即合理,我們過去的監管一定是有問題的,所以出現了很多法律和法規之外的極大空白地帶,當一個市場存在了將近2000億規模的時候,一定不是這個現象不對,而是我們的監管有問題的原因了,如同我的民間借貸將近二萬億,也一定反應了我們現行監管體系的弊病,一個好的金融監管體系,是不會出現如此大規模的法外之地。
  需求的存在一定意味著通過打壓本身是無法解決的,合理疏導應該是王道,處理問題的辦法其實就是金融相對自由化,機構數量的放開,我也注意到目前證監會其實在這個層面上是做了不少工作,2014年3月份就說逐步放開券商牌照的審批,以及今年